伊朗世界文化遗产见证着多文化融合

发布时间:2020-01-14 03:52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新旅游杂志社小编  

  从2500年前的波斯帝国故都,到伊斯法罕精美的建筑群

  伊朗“世遗”见证着多文化融合

  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日扬言要对伊朗52个目标实施打击,其中一些是文化遗址。此番言论令世界愕然。

  事实上,作为拥有2500多年历史的文明古国,伊朗有24处世界遗产载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产名录》,其中2处为自然遗产,其余22处均为文化遗产。这22处文化遗产代表了伊朗不同时期、不同文明、不同领域的灿烂历史,是多民族智慧的结晶、多文化融合的成就。  

  文明遗迹绝不能因政治或战争受威胁或被毁灭。

  波斯波利斯,昭示着辉煌的古代波斯文明

  作为古代波斯帝国辉煌的象征,位于伊朗法尔斯省的波斯波利斯,于1979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收录为世界文化遗产,也是伊朗最负盛名的景点之一。1971年,巴列维国王在波斯波利斯举行纪念居鲁士大帝建立波斯帝国2500周年盛典。可以看到,波斯波利斯至今仍承载着波斯民族遥远而骄傲的梦想。

  “我大流士,伟大的王、万王之王、万邦之王、该宫殿的建造者。”伊朗阿契美尼德王朝著名的国王大流士一世的霸气宣示,记录在波斯波利斯阿帕达纳宫奠基铭文中。波斯波利斯于公元前518年开始兴建,历经多代君主不懈努力,最终形成由“万国门”“阶梯”“宫殿”组成的建筑群,并按照宫殿、金库与贮藏室、行政用房、军事区等在功能上作了明确区隔。

  其实,“波斯波利斯”为古希腊人的叫法,真正的波斯语名称为塔赫台·贾姆希德,意为贾姆希德的御座,后者在菲尔多西所著《列王纪》中被描述为“统治伊朗700年的国王”,创造了伊朗人的新年“努鲁兹”节。

  作为阿契美尼德王朝的礼仪首都和艺术展示场所,该“御座”背靠崎岖不平的山峰,修建在一块高17米、半人工半天然的台地上,俯视着广袤富饶的平原,面积约13.5万平方米。

  “我薛西斯,按照阿胡拉马兹达的意旨,修建了该万国之门厅”。由4根高约25米的石柱组成的“万国门”由大流士一世之子薛西斯一世主持修筑,门柱上雕刻着人面兽身像,象征着帝国的力量。“万国门”的长廊连接着阿帕达纳宫。

  作为波斯波利斯最古老、最宏伟的宫殿,阿帕达纳宫集中展现了波斯帝国的盛景。阿帕达纳宫现存13根石柱(见题图),其东面台阶被完好保留,上面的石雕不仅表达了琐罗亚斯德教、即中国人熟知的拜火教的意义,而且记述了臣邦晋谒的景象。御林军、皇家仪仗队、波斯和米底贵族分次排列,23个属国臣邦的使团三人一排,带着贡物由官员带领行进。尤为精巧的是,23幅臣民浮雕通过对人物发型、肤色、服饰、特产的描绘,为现代人还原出古代中东地区民众的风俗风貌。

  在公元前332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的东征中,该建筑群被焚毁。木质的屋顶灰飞烟灭,石制的地基、柱台、廊柱与柱头得以保存。狮子、鹰等动物形象被对称地雕为柱头,或立于石柱,或卧在地面,或收于海外博物馆,显示出其技术之精湛与工程之浩大,昭示着古老的波斯文明。

  距离波斯波利斯约80公里处,是2004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帕萨尔加德,由阿契美尼德王朝缔造者居鲁士二世于公元前550年建立,是西亚第一个多文化帝国首都。居鲁士二世也因释放“巴比伦之囚”闻名遐迩。约160公顷的帕萨尔加德遗址包括居鲁士二世的陵墓、宫殿和花园,突出反映了皇家艺术和建筑特色,以及波斯人的文明程度。

  这两处文化遗产所在的法尔斯省位于伊朗中部,在阿契美尼德王朝和萨珊王朝时期均扮演着重要角色。法尔斯省省会设拉子以南的费鲁兹阿巴德曾为萨珊王朝的首都,设拉子也被认为是波斯文化的代表。

  2018年,萨珊王朝考古遗址成为法尔斯省第三个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历史遗迹,见证了波斯、帕提亚文化传统和罗马艺术在伊斯兰时代对建筑和艺术风格的重大影响。

  除了典型的波斯文明遗址,伊朗还有5处公元前的文化遗产。比如出土第一部民法典《汉谟拉比法典》的苏萨,是最古老的人类居住遗迹之一,公元前7000年即有人类聚居的痕迹,而建城可追溯至公元前4000年。

  伊斯法罕“半天下”,多样文化各放光彩

  与设拉子的地位相对应,伊斯法罕则成为伊朗伊斯兰文明的中心。16世纪末,萨法维王朝的阿巴斯一世在取得对乌兹别克人的胜利后,从加兹温迁都至伊斯法罕,并对新都进行大规模扩建。国内和世界各地的商人、工匠、艺术家聚集于此,伊斯法罕在17世纪上半叶发展成为伊朗的商业、手工业、艺术中心,曾有伊斯法罕“半天下”的美誉。

版权所有 (C) 2019 新旅游杂志社. 保留所有权利 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备案号:皖ICP备0700325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