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长江“采砂之患” 保护与利用的“两难”困局如何破解

发布时间:2019-08-10 22:18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新旅游杂志社小编  

  粗大的吸砂铁管钻入江底,将砂石尽吸囊中,肆意破坏长江生态环境,威胁航运和防洪安全……2016年以来,随着非法采砂入刑和“长江大保护”渐趋深入,一批盘踞长江多年的“砂耗子”被绳之以法。仅长江航运公安机关就破获案件3000多起,形成了强大震慑,有力保护了长江母亲河的生态环境。

  然而,旧的问题还未根除,新的烦恼接踵而至:沿江砂石稀缺,价格暴涨,使非法采砂反弹压力巨大,继而引发毁林开山、支流和海洋采砂兴起,江船入海,海砂入市,运输市场不景气,廉政风险增加。

  相关干部和业内人士呼吁,国家层面应加强顶层设计和规划指导,相关地方和部门形成管理合力,在严防非法采砂反弹、堵住“旁门”的同时,科学有序勇开“正门”,分类施策、系统治疗,从根本上解决长江非法采砂这一生态痼疾。

  干线成规模,非法采砂基本绝迹

  鄱阳湖200余年的沉砂量被采挖殆尽,洞庭湖口曾经“几百条船一起冲关”,巴河非法采砂曾危及京九铁路桥,长江禁采区年年打击年年挖……多年来,相关地方和部门屡次强力整治长江非法采砂,但由于利润丰厚、利益纠葛、违法成本过低等原因,非法采砂屡打屡犯甚至越打越多,成为水上“不死血吸虫”。

  2016年以来,“长江大保护”逐渐深入人心,当年底“两高”司法解释正式将非法采砂入刑,有力震慑了长江非法采砂违法犯罪,一大批盘踞长江多年的违法犯罪分子被绳之以法。

  近期,湖北鄂州警方根据群众举报线索,一举打掉两个长江主汛期顶风作案的非法采砂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6名。“我们采砂是订单式采砂,先联系好买家,再叫采砂船出来采砂,边采边装船,然后直接收钱。”采砂分子王某说。经查,6月25日一晚,王某等人在长江非法采砂2200余吨,获利66000余元。

  长江航运公安局局长朱俊说,他们对长江非法采砂和涉黑涉恶违法犯罪“零容忍”,今年初部署开展为期一年的打击长江流域黑恶势力非法采砂专项行动,半年破获案件1178起。2016年至2018年,长航公安机关破获案件2078起,打击处理犯罪嫌疑人506名。

  近期,《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在长江武汉段、荆州段、南京段等地走访,昔日随处可见的采砂船难觅踪迹,甚至运砂船也少之又少。洞庭湖曾是非法采砂重灾区,位于洞庭湖口的长江湘鄂边界水域上千艘非法采、运砂船往来穿梭的“盛况”持续多年。而今记者船行10多公里,采砂船没了踪影,只偶尔有一两艘运砂船驶过……

  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河道采砂管理局规划处处长刘前隆说,2016年后,安徽、江西等省再没有进行采砂许可。在有关部门和沿江省市持续高压严打之下,长江干流成规模的非法采砂违法犯罪活动已基本绝迹。

  暴利驱使反弹压力巨大

  由于沿江建筑市场对砂石的需求旺盛,一些不法分子在暴利驱使下,仍然铤而走险偷采江砂。记者曾两次深夜跟随执法人员在长江武汉段打击非法采砂,均发现装着隐形泵的改装船,借着夜色在长江偷采;一发现执法人员,他们就匆忙收起设备,冲滩上岸逃窜;一名不法分子眼看无处可逃,竟连忙将手机扔到江里,企图毁灭证据。

  多位执法人员告诉记者,成规模的非法采砂活动在长江干线基本没有了,但非法采砂小型化、隐秘化、流窜作案的特点越来越明显,且反侦察能力越来越强。“不法分子作案时会派人在江面‘游弋’,甚至专人盯着执法部门的巡逻艇,我们办案经常会扑空。”

  长航公安局武汉分局副局长韩继松说,现在不法分子都很狡猾,砂船上大多是打工的,老板都躲在后面;费力查到了老板,法院顶多判个三四年。“好不容易抓了现行,却只能切割船上的非法采砂机具,船只看管成了‘烫手山芋’,这样的被查概率、处罚力度与动辄一晚上10多万元的采砂收入相比,违法成本很低。”

  长航公安局黄石分局局长刘晶洲介绍,4年前局里查扣了两艘大型非法采砂船“吸砂王”,价值上亿元,由于法律程序很漫长,船只看管成了大问题。“不仅每年要花数万元看着,一到汛期,我就提心吊胆,一旦出现意外,这个责任谁来承担?”

  一方面不法分子蠢蠢欲动,一方面执法人员掣肘多多、力量分散、能力不足。长江干线执法力量分散在交通、水利、农业、生态环境、公安等部门,多部门协作渐成常态,但执法力量良莠不齐、合力不足。

  记者曾跟随执法机关到一江段抓捕非法采砂船,执法船费力靠上采砂船,却因没有专业工具迟迟无法登船,只能眼睁睁看着不法分子逃之夭夭。

版权所有 (C) 2019 新旅游杂志社. 保留所有权利 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备案号:皖ICP备0700325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