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结构性改革会有亮点

发布时间:2019-03-22 18:40  来源:未知  编辑:新旅游杂志社3  
中国经济:结构性改革会有亮点



  随着宏观审慎政策和强监管政策的实施,杠杆率也逐渐趋于稳定,2019年经济形势会如何?

  3月21日,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国际金融与经济研究中心、京东数字科技联合主办的首届清华五道口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在北京举行。澎湃新闻梳理了论坛上6名经济学家就中国经济形势阐述的观点。

  去杠杆任务的完成情况好于预期

  2016年以来,中国去杠杆政策已经取得了初步成效,稳杠杆的目标已经初步实现。

  国际评级机构穆迪最新出炉的《中国影子银行季度监测报告》显示,2018年影子银行规模减少4.3万亿元,年底时降至61.3万亿元,为2016年末以来的最低水平。广义影子银行资产占GDP的比例更是下降了近20个百分点,从两年前87%的峰值降至2018年底68%的水平。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认为,去杠杆任务的完成情况好于预期,短期内杠杆率尤其是企业杠杆率下降较为明显。他认为,去杠杆的政策方向应该要坚持,但在去杠杆的过程中,需要考虑维持一个稳定的金融与经济环境,不能搞运动式的去杠杆,也不能为了去杠杆而去杠杆。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副院长、紫光讲席教授周皓表示,中国经济未来高质量的增长和发展,要取决于杠杆率的稳定和逐步改善。他认为,中国债务总量不是问题,结构才是问题,如地方政府债务、部分国有企业债务,可能产生金融系统性风险。周皓说:“如果现在这种温和的增长和温和的通胀的宏观经济环境能够延续下去,我们相信杠杆率结构性的自我改善是正逐渐发生的,这也是中国未来经济高质量、高素质增长和发展重要的条件。”

  周皓认为,部分部门债务增长要解决的是中国特有的机制和体制改革的问题。比如说,城投公司发债也算做企业和公司债,笼统算在企业债里面,而且企业债里面国企债务增长比较快,也是企业债。但是,城投债和国有企业债又不同于私人部门的企业债,与国际比较中的私有企业债有本质的区别。这两部分的债务增长过快,在中国,国家最后要作为最后担保人,只能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来根本解决,而不可能像私营企业债和个人债务一样通过法庭和市场方式解决。

  黄益平对周皓的说法表示赞同。在他看来,中国的高杠杆率集中在两个地方,一个是地方政府,一个是企业部门。而民营企业总体上是在去杠杆,国企一直在加杠杆。由此而来,杠杆率的最大风险,可能在于边际资本产出率(ICOR,是反映投资效率的经济指标,用以衡量一个经济体单位产出增长所需的投资量)不断上升,这意味着越来越多的资本投入却只能带来越来越少的产出回报。

  中国经济下半年会逐渐好转

  经济学家们普遍认为中国经济会逐渐好转,背后的依据是什么?中国经济增长的根本动力何在?对于2019年整体经济形势,不少专家都给出了积极的信号。

  去杠杆的节奏与宏观经济走势密切相关,京东数字科技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判断,今年下半年经济增速较好,政策对经济的支持可能要大大高于预期。沈建光说:“中国宏观经济是前低后高,我对今年经济的判断是下半年经济增速会比上半年好,最主要是有一个刺激力度,对经济的支持可能要大幅高于预期。”

  沈建光补充说,政策面似乎带动了股市的上扬,并再次点出了“逢九必涨”的股市现象。他解释说,在亚洲市场上逢九的年份股票市场均表现较好,到目前为止A股已经上涨30%,回跌的可能性较小。作出这个判断主要的原因是在于目前降准、减税等货币、财政政策超乎预期,对下半年的经济增长会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长江证券(7.580-0.05-0.66%)首席经济学家伍戈表示,短期从过去比较强的去杠杆,现在到了稳杠杆或者是边际的提升杠杆,从这个角度而言,有理由相信短期的或者下半年在内预期是不悲观的。

  伍戈指出,“短期来看,我们的政策从去杠杆转向稳杠杆,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有理由相信下半年的经济预期是不悲观的。长期来看,中国的内需动能并不弱,就基建和房地产来说,中国还在不断城镇化的过程中,目前房地产投资的下降,一定程度上与房地产调控有关,而政策边际的放松或适度因城施策,都会激发房地产行业很强的动能。”

  野村证券亚洲首席经济学家陆挺认为,传统政策的空间正在变小,结构性改革在今年会有亮点,不仅利率会进一步市场化,而且土地、人口、户籍方面的改革将是经济复苏的重要推手。 

  美银美林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乔虹亦认为,从基本面来看,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的趋势还在延续,但随着政策放松的力度逐渐增大,经济增速会在二季度企稳,此后缓慢回升。不过乔虹提醒道,仍然要警惕整个国际政治经济形势中可能的风险点,与中国经济前低后高的判断相反,今年欧洲、日本甚至美国的经济增速或将有所恶化,呈现出前高后低的状态,因此下一个阶段更要担心的是外部风险。

  周皓则强调,中国经济增长根本的动力还是微观经济的活力,特别是民营企业、资本效率比较高的企业能够持续增长。“去年政策的调整和转向的关键是创造一个适度宽松的宏观货币政策环境,经济结构能够自我改善。仔细看历史上每一次政策宽松的时候,只要是温和、宽松的政策,民营企业的增长速度都是非常快的。”周皓进一步说道。

版权所有 (C) 2019 新旅游杂志社. 保留所有权利 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备案号:皖ICP备0700325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