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新浪潮|张悦:从人物特稿到非虚构视频的变与不变

发布时间:2019-06-10 12:27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新旅游杂志社小编  

短视频浪潮风起云涌,只要你有一部智能手机,你就可以成为视频生产者。众多的90后、00后投身到了视频新浪潮中,这股新浪潮中的弄潮儿们生活状态怎么样?他们有哪些困惑,有哪些期许?澎湃新闻·请讲栏目推出“视频新浪潮”栏目,邀请短视频生产者、平台运营者、投资者、研究者们讲述视频新浪潮中那些激情澎湃的故事。

今天我们刊发的是视频生产者Figure创始人张悦的口述。

视频新浪潮|张悦:从人物特稿到非虚构视频的变与不变

张悦

张悦并非是最早一批从纸媒出走奔向互联网短视频创业的人,虽然早在这波风口来到之前,他就已经嗅到了内容视频化的趋势。在《人物》杂志做主编时,他在内部组建视频团队,那次经历促使他在几年后,离开传统媒体杀入了短视频创业大军。

创办Figure后,张悦身处自己“收入最低的一段时间”,经历着“不足为外人道”的困难。除去每月给自己开的一万块工资,他的生活基本消耗着站在媒体金字塔顶端时攒下的积蓄,衣服等物质消费的支出锐减,但花在电影票和香烟上的支出增加了,用他的话来讲,这是“刚需”。

“张悦在做Figure之前,我们还能经常一起踢球,之后他就基本没踢过球了,提前退役了”,Figure的副总曹彦红说。他是最初跟着张悦创立Figure的同伴。曹彦红调侃道:“从媒体人到创业Figure,悦总经历的最孤单时刻,可能公司的猫知道得比我会多一些吧。”

在同事眼中,“张悦内心比较强大”,即便2017年几乎快烧光了投资人的钱,也未曾见过他显露出撑不下去的疲态。熬过了起步期,Figure从第一笔10万收入全部来自金秒奖最高大奖“季度短视频”的新兵,蜕变成为了广告商青睐具有辨识度的短视频品牌。2018年农历新年过后,张悦为Figure写了一篇8000字的招聘启事,他在文中总结道:成立10个月以来,“拿了奖、挣了钱、做了电影”,还想找一些赌自己对的人同行。

Figure的办公地点在三里屯附近的一处家属院里,厨房被改造成了运营和财务的办公室,制作团队的成员则分散在另几间卧室里工作,客厅和最里面的一间卧室是会客厅。张悦说:“明年可能会换地方”。团队40几号人和一只叫“婊婊”的“家宠”美国短毛猫,加上来来去去的实习生,这里已经快坐不下了。

以下内容整理自与张悦对话:

很多朋友常问我,为什么要给自己的创业项目取一个这么不接地气的名字。据说互联网时代,名字里但凡包含水果或者动物,项目就更容易火。但我执拗地认为,Figure这个名字最适合我正在做的项目。

这个单词有人物的含义,用这个名字原因之一是我的传统媒体生涯终点在《人物》杂志,而另一方面它定义了我们在做的主要是人物类短视频。

Figure这个单词还有数据的意思,意味着传统纸媒人拥抱互联网、拥抱数字时代的转变。我们公司有一句SLOGAN借用了二战时的经典口号:Keep calm and figure it out,用普通话来解释是:“别慌张,搞定它”,而后半句用我们上海话讲更有气势:“乃伊做特”。

《南方周末》最初几年就是份文娱小报,刚接手《看天下》的时候我们也觉得这名字不洋气是负资产,但它们都做成了金字招牌,所以不要想着走捷径想着起个一劳永逸的名字,是内容给名字光环,而不是相反。

从纸媒人到互联网短视频创业者

我的初心是想做一名好记者。这件事,我想很久以前在《南方周末》时,我已经做到了。那几年,作为“头版记者”,中国最重要的新闻事件,我都到了现场。那段时间,写得实在太累了,对环境也很失望,当时就觉得自己得了“写作癌”,曾经一段时间我每周三凌晨熬个夜就能写出第二天印在《南方周末》头版的稿子,但到后来对着屏幕一整天也写不了几百个字,“写作癌”可谓病入膏肓。后来,我得到了一个机会去《看天下》做副主编,和老同事林楚方共事,便离开了一线的记者岗位。

我们花了两年时间将一本曾经寂寂无名的刊物做成了当时中国一线的新闻杂志。那时候的我更像是在做产品经理。《看天下》在完成了升级迭代后,发行量在那一时期遥遥领先,但我却意识到这个产品是老板的,不是我的。

随后,我和李海鹏搭档一起做了《人物》。这是本最接近我个人志趣的刊物。在《人物》做主编时,我每周两天睡在办公室,说是主编,其实是大编辑,我负责的稿件得一个字、一个字地改,还要负责整个杂志社的内容、发行和经营方方面面的工作,其实是最累的一段日子。
版权所有 (C) 2019 新旅游杂志社. 保留所有权利 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备案号:皖ICP备0700325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