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黑暗中的光芒 “709事件”4周年 抗争仍在持续

发布时间:2019-07-23 02:24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新旅游杂志社小编  

【希望之声2019年7月8日】(作者:希望之声中国新闻组)4年前的今天(北京时间7月9日),“709”维权律师大抓捕拉开黑幕。事件导致全国23个省份的数百位律师、维权人士及其亲属被逮捕、传唤、刑事拘留、带走、失联、约谈,堪称中国人权的又一场巨大灾难,引发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

4年后,受害者及其家属的抗争仍在持续。而维权律师群体受害事件引发的集体抗争精神,在这4年间已升华为黑暗中国里弥足珍贵的人权火炬。

2015年7月9日凌晨,北京著名人权律师王宇、其丈夫包龙军(律师)及16岁儿子包卓轩陆续失踪。10日,王宇执业的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四名成员——律师事务所主任周世锋律师、周世锋助理李姝云律师、财务总监王方,以及行政助理刘四新,陆续被不明身份人士带走调查或不明原因失踪。该律所曾代理多起访民、弱势群体、法轮功无罪辩护案件等当局眼中的敏感案件。

自此,中共官方非法搜捕行动不断扩大,据“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网站讯息,截至2015年9月18日19:00,至少286名律师、律所人员、人权捍卫者和家属被约谈、传唤、短期限制人身自由、限制出境、拘留或失联。

事件震惊国际社会,台湾关键评论网称之为“红色恐怖”。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柯比(John Kirby)2015年7月12日发表书面声明指:“美国国务院对此感到十分震惊。”“美国强烈敦促中国(中共)政府,尊重所有公民的权利,释放所有因为寻求保护中国公民权利而被拘留的人。”国际特赦组织13日发表声明,呼吁中国(中共)政府公开遭拘留者的下落与其法律地位,保证这些人均可以不受限制地与家人、律师会面,并且确保他们无受酷刑或其他虐待之虞。16日,拥有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授权的联合国人权调查员发表声明,要求中国(中共)停止打压律师并立即释放那些没有被控罪的人士。联合国人权办公室发表声明称,律师绝不应该由于履行自己的职责而受到惩罚、制裁或威胁。

但中共当局对各界的谴责和呼吁充耳不闻,时至今日已有翟岩民、胡石根、周世锋、勾洪国、李和平、江天勇、吴淦、王全璋等人权律师、人权活动人士先后被判刑,他们被关押期间不时有遭受酷刑折磨等消息传出。

2017年5月9日获释回家的“709”律师李和平,他的妻子王峭岭对英媒BBC透露,李和平在被关押期间,当局为了逼迫其认罪,用多种酷刑虐待李和平,其中包括对李和平强行灌药。当李和平拒绝时,警察就把药丸塞进他的嘴里。警察声称这是治疗高血压的药,但李和平没有这种病,“服下这种药后,他感到肌肉疼痛,头脑模糊”。

最后一名被判刑的王全璋律师,曾经长达3年音信全无,直至2018年7月12日,妻子李文足才在丈夫失踪后首次得到他的消息。今年1月28日,王全璋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

即便是被释放的律师和维权人士,也遭到中共百般刁难、打压。如谢燕益律师的执业证书被当局注销,因中共公安施压,一家人租不到房子而一度无家可归。

在2015年“709”大抓捕中,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作为整肃重点先后被迫关门和吊销执业资格。该律所的挂牌律师王全璋、王宇等人被抓捕后,其他律师也因“709”事件受到牵连。其中刘晓原律师一直被北京司法部门刁难无法转所,几年来不能正式工作。上月被曝光自主创业,年过半百之人,卖“灭四害”药谋生存。但这也让当局“受不了”。6月19日,北京市司法局彻底注销了刘晓原的律师执业证。

曾代理多起法轮功学员辩护案件、代理“709大抓捕”多位被捕维权律师案的余文生,2018年1月被当局注销律师证,并因倡议修宪改革而被当局抓捕,4月19日被当局控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家属忧心可能遭当局酷刑。美、德、荷等多国呼吁当局释放,国际特赦组织1月紧急呼吁营救良心犯。德国总理梅克尔5月24日访问中国,会见余妻。

2017年8月,揭露“709”律师谢阳遭受酷刑而受到严厉打压的北京律师陈建刚透露,他7岁的孩子再次被受到当局压力的学校拒绝入学,面临无学校可上的局面。陈建刚今年4月1日和家人抵达北京国际机场后,被以有危害国家安全的理由禁止出境,无法前往美国参加“汉弗莱奖学金计划”。

曾多次代理法轮功学员的案件,也曾为“709案”维权律师王全璋辩护的律师程海原订今年4月24日自安徽搭机到台湾旅游,却在现场遭警方拦截,理由是所谓“出境后可能危害国家安全”。

为了欺骗民众,掩盖其罪恶,中共还不惜使用各种手段抹黑律师和维权人士,不断上演律师“悔过认错”的闹剧。但中共这一套最终无解。

版权所有 (C) 2019 新旅游杂志社. 保留所有权利 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备案号:皖ICP备0700325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