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着青山绿水,飞翔

发布时间:2020-08-01 14:50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新旅游杂志社小编  

从吉林延边飞抵浙江宁波,象山县畜牧兽医总站站长陈淑芳回到家时,已经夜色深沉。

这是她第四次去延边,为了那边的一群白鹅。陈淑芳的职业生涯选择,或许就有少年时牧鹅经历的影响。她七岁开始牧鹅。鹅苗里有一只跛了脚。每次放牧,她都将它放进篮里挽着来回。到了田野,挑选鲜嫩可口的青草喂它,等它吃饱了才放心去割草。有一天,她越割越远,鹅群也逐着水草走远了,落单的小鹅被天上的鹰猎走,留下小女孩在旷野里哭泣。

走过牧鹅的童年,陈淑芳就读畜牧专业,后来成为一名女兽医。因工作出色,她获得过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去年,又获得第九届全国“人民满意的公务员”殊荣。

象山县是浙东白鹅的主产区之一。这种白鹅被列入国家畜禽遗传资源保护名录,获地理标志产品保护。白鹅产业在象山发展蓬勃:拥有广东、海南等十余省份的外延基地,产品销往各地、走出国门。去年县内存栏一百二十万羽,白鹅产业年总产值五个亿——这使众多的家庭走上致富路。

县内近些年开办了一批特殊的白鹅养殖场:天歌、至善、至诚、白羽等,或单干或联合,共有二十多家。它们不只名称特别——给人无限美好的想象,而且从业人员很特殊——都是低收入群体,属于因病、因残等致贫人员。这批特殊养殖户,是陈淑芳入行以来最牵挂的人。

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白鹅外运受阻,象山的白鹅养殖户陷入困境。仅到正月初五,就有一百多万羽鹅苗积压。对于这批积压的鹅苗,出路或许只能在两个字中选择:卖或者弃。

陈淑芳坚定主张千方百计寻找买家。她想得更远,担心产业链断裂。经过多少人的长期努力,象山白鹅养殖产业链才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形成,成为一条出色的致富链。一旦断裂,起步不久、底子很薄的困难养殖户将蒙受巨大损失。

哪里才是鹅苗们的安身之所,谁来接手这批小生命?心急火燎中,陈淑芳开着车子四处奔波。车外寒风呼啸,田野寥落,时有成片的大棚从车窗外掠过,由于季节原因,有一部分空空如也。陈淑芳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她知道鹅苗们该去哪里了。

这时候,不少种植大户们的地、棚、人一定闲着——完全可以说服其接手眼前价廉物美的鹅苗。种养结合,能多一项收入。她第一个找到的是“春在江南”家庭农场主吴增祥。很快,第一批两千羽鹅苗住进他闲置的六百平方米大棚……

畜牧兽医总站全体成员都跟着忙碌起来。除了作为调查员到处寻找、联系安置点,还要将鹅苗运送过去。因疫情防控车子进不了村,甚至站在村外一筐筐递送。当时,天歌白鹅养殖场动工不久,一时间找不到人手,全站人员轮流在养殖场干了一个多月零活……

多年的畜禽养殖帮扶,陈淑芳团队的身后也就有了一个依托——白鹅扶贫联盟。那些特殊的养殖场多来自联盟里的成员户,是陈淑芳他们通过各种途径发现、结识的。

结识金建华,是因为在中央文明办主办的2018年10月“中国好人榜”上看到他的事迹。陈淑芳建议他养白鹅脱贫:“你只负责养,畜牧站提供技术支持,资金和销售大家一起想办法。”这句话,她已经不知重复过多少次,在不同人身上获得了同样的回报——脱贫致富,自信自强。

在此之前,结婚十三年,也照顾病妻十三年的金建华,只能在家附近劳作,收入一般——他经常带着妻子四处求医,花费巨大,贫病即将淹没整个家庭。结识陈淑芳后,金建华开始养鹅。所在的村子帮助他做好三千平方米的养殖场选址工作,农村信用社提供低息贷款,已然致富的养殖大户陈文杰垫资提供鹅苗、饲料等。陈淑芳自始至终联系协调,对养殖负责到底。第二年,金建华就有了三十万元收入。

天歌白鹅养殖场规模更大——由六户立志脱贫致富的家庭组成。其中一户情况特别严重,丧失了全部劳动力。陈淑芳发现,自己屡试不爽的经验在这种状况下无从着手,但组织起来联合办养殖场的想法实施得更快了。这样,再特殊的家庭或许也能以入股的方式参与进来。

陈淑芳身后还有强大的团队——象山兽医总站三十余名成员,实践能力突出,除了带头人陈淑芳自己是兽医学博士,还有足足十名硕士。

前年起,陈淑芳的目光关切起吉林延边的象山白鹅养殖业。这是宁波市与延边州扶贫协作援建的产业项目之一,采用基地加农户养殖的方式带动脱贫。在宁波驻延边扶贫工作队的努力下,项目首批落地龙井市老头沟镇。陈淑芳第一次到延边是利用年休假自费去的,护送着免费提供的鹅苗。从象山辗转到达养殖基地,鹅苗们忙着吃喝、适应,她忙着传授、检查,发现并解决了室内甲醛、温度调控、圈养密度等一系列问题。

首批运过去鹅苗五百羽。陈淑芳见证过无数象山白鹅在各省份安家落户,她的信心与及时有效的技术指导给了当地养殖户极大的信心。

试养成功。产蛋比南方早,个头更大。第二年运过去六千羽,今年已经运过去八千羽。空运伴飞的人里总有陈淑芳。

版权所有 (C) 2019 新旅游杂志社. 保留所有权利 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备案号:皖ICP备0700325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