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拓故居院落边上,黛瓦白墙下

发布时间:2019-03-30 09:38  来源:未知  编辑:新旅游杂志社1  
邓拓故居院落边上,黛瓦白墙下 

似梅花非梅花,也是雪肌冰,也是玉容真, 小小的花朵儿, 含羞半敛眉,似谁家小娇初成长,低眉嗅青梅,沐风含笑思悠悠;朵朵花儿,浅浅均红,似酒入香腮淡淡,倚着枝头,含情脉脉,是那么的娇美、又是那么的娇柔,令人心生怜爱,再是铁石心肠的人,走过那一树的繁花,也会一腔柔情似水漫上心头。

 

似桃花非桃花,也是夭夭其容,也是灼灼其华,千朵万朵伫枝头,如火如荼,令春寒不再料峭;如霞如锦,令春色无边妖娆;如梦如幻,令春风无限浪漫;如诗如画,令春光诗意盎然。繁花锦簇,浩浩荡荡而来,象是赴一场盛大的约会,极尽全力地绽放着美丽,赋予了红尘阡陌几多的深情,几多的浪漫,又几多的柔情。路过的人呀,如痴如醉,忘了归路!

那一年,与樱花初相识,是在草色遥看近却无的二月初,樱花姗姗地,随着落梅萦飞的舞姿绽放在枝头,朵朵迎着轻风暖阳嫣然笑。

那一天,阳光正好,我逦迤在乌山脚下,远远地见,邓拓故居院落边上,黛瓦白墙下,斜径疏篱,婆娑绿影中,掩映着两朵淡淡的粉霞,如烟似雾,若隐若现,令人怦然心动,暇想不已。是梅花,还是桃花?只是没想到那便是令人魂牵梦绕的樱花。

那一日,我爬上了垒叠的乱石,萦绕在两株的樱花树下,奇怪着这乱石嶙峋的隙缝中,如何长出了这两株的樱花树, 是偶然落在这里的种子,随了缘,生了根发了芽,还是世人所植。那一点点的土,如何供这两株树根须的生长。 原以为樱花树是柔弱的,没想到它也有着梅傲雪铮铮的风骨,在贫瘠的土壤中,依然茁壮地成长,轰轰烈烈开起了花。

那一时,我踟蹰在樱花下,有些痴、有些傻。都说春天易犯花痴,我想真是如此。我并非是多愁善感的,那一天,心中却柔肠百转,想哭想笑,恨不得飞上枝头,变成灿烂樱花一朵。看着粉粉、嫩嫩、淡淡开的樱花,轻轻、盈盈,伫立在枝上。如少女般天真烂漫,或许每一朵樱花里,本就藏着一个人少时的浪漫情怀,那种还不知世间情为何物,便已经有了为情浪漫灿烂一生的情愫。

那一刻,我忽而想起,民国时期的情僧,诗僧苏曼殊,披着袈裟,却怀着樱花般的浪漫情怀,行走于世间。

“芒鞋破砵无人识,踏过樱花第几桥!” 苏曼殊是僧,却又摆脱不了世俗的情缘纠缠。他一次又一次遇见樱花般的女子,跌入樱花般的柔波之中,欲生欲死,然而世间哪里有安得双法全,不负如来不负卿,于是他也只能一次又一次地“还卿一钵无情泪,恨不相逢未剃时”。苏曼殊就这样放浪形骸,道是无情却多情地徘徊在佛门与世俗之间。也许因他有一颗浪漫而敏感的心吧,所以他满腔热血,所以他才情横溢,所以他时而激昂,时而颓唐;所以他时而西装革履,振臂为革命高呼,时而身披僧衣,伴着青灯黄卷沉默不语。然而他这种浪漫、忧郁、颓废奇幻交错的情怀,又岂是世人所能理解与接受的,因而他在当世人眼中终究只是个怪人,一朵文坛上的奇葩。

苏曼殊在漫天飞舞的樱花中孑孑而行,如断鸿飘零,漂泊无定, 只走过了三十五个春秋,便消逝在了贫病交迫之中。都说他的生命如同樱花般,绚丽而短暂。然而樱花从花开到花谢,都是那么美丽浪漫而美好,苏曼殊虽也浪漫,却不懂梳理心中的那份浪漫的情怀,这浪漫便成了乱麻,剪不断,理还乱。 也许这是宿命的安排,也许这是苏曼殊的选择,怀着一颗浪漫的心,轰轰烈烈地走一回滚滚红尘,已无遗憾!

人生百味,浪漫虽然只是其中一味,然而尝过后,便在味蕾上留下永生不灭的印记,似梦魂一缕缠绕在心房的一隅。 就如那一日的我,在樱花树下,少女时的浪漫情怀,便纷纷扬扬漫上心头。那一瞬间,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每年,樱花盛开的季节,都有那么多的游客不远万里去日本看樱花,原来他们是寻梦而去。也怪不得,每一年,樱花盛开的季节,我居住的城市,那条通往森林公园的路,从早到晚,都是挤了个水泄不通。而那时,我都是知难而退,因此我年年都错过了樱花的花期;也因为那时,我还未遇见樱花,不能体会那种沐浴在樱花雨中,梳理着旧日的情怀,浪漫畅快惬意的心情!所以我少了那份非去不可的执着。

那年,与樱花不期而遇后,次年,到了落梅萦舞时,我就迫不及待地去乌山脚下,看那两株的樱花,看着樱花一朵两朵飞上枝头,到了一树繁花灿烂时,我便挤在车河中,怀着一份不见不散的执着开着车,前往森林公园看樱花雨。

森林公园里,壮元古道旁,樱花沿着山涧的小桥柳岸一路迤逦着,红红、粉粉、白白、交织在一起,如天织云锦。潺潺的溪水,从石涧上奔流而下,叮叮咚咚,仿佛在为深红浅红皆可爱的樱花吟唱,抒发着浪漫的情怀;草儿、虫儿、鸟儿,则躲在这梦幻般的云姿霞韵中,惺忪着睡眼,享受着樱花带来的浪漫气息! 摩肩接踵的赏花人。个个都洋溢着灿烂笑容,陶醉在烟霞冉冉的樱花雨中,忘了世事的纷扰;有的孩子蹦跳在浅浅的溪涧中石头上,拾起飘在水中的樱花瓣,在父母引导下,在溪边堆起小小的花冢,埋下慈悲的种子;连我那个一向不爱拍照的老公,也情不自禁地站在溪边的一株横斜逸出的樱花下,把那一瞬,花面人面相映红的美好时光,永远地定格在手机中。

醉卧在飘飘洒洒的樱花雨中,我心中荡漾着浪漫的涟漪,荡呀荡,荡到了我的嘴角上,我感觉我的一张微微笑的脸,也如樱花般灿烂!一阵轻风吹来,我醉醺醺地抬眸,望着春光在簌簌而落樱花雨之中,渐渐温暖、明媚、妖娆了起来。 原来是樱花雨涤尽了春寒,为百花争艳,百鸟争鸣铺设一条阳光大道。

哦,淡淡樱花开,簌簌樱花雨,给人的感觉就是这样的曼妙美好!

后来,每年到了轻寒漠漠的二月,我便从疏影横斜的梅影中走出,先去看那两株樱花, 再去森林公园看樱花雨。樱花无限美,春光无限好,终是有尽时。花开花落,四季的更迭,枯荣有序,既然这生命的法则,避无可避,逃无可逃,还不如,如樱花般,始终如一,怀一腔浪漫而美好的情怀,沐浴在尘世的风雨中,为心情铺一条阳光大道

版权所有 (C) 2019 新旅游杂志社. 保留所有权利 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备案号:皖ICP备0700325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