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故居默默无名

发布时间:2020-06-26 00:07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新旅游杂志社小编  

原标题:名人故居 默默无名(假日观察)

名人故居默默无名

  图①:冯友兰旧居。

  图②:梁思成、林徽因旧居。

  本报记者 杨文明摄

  编者的话

  抗战时期,西南联大落户昆明,梁思成、林徽因、冯友兰、朱自清、闻一多等文化名流迁居昆明市区以北的龙头街。如今,随着城市扩张,这里已经成为城中村。这些名人故居现状如何?如何保护、开发,从而发挥其社会教育功用?

  “你要真想看,那就翻墙吧。”如何进入梁思成、林徽因昆明故居?这是当地居民给出的答案。为了找到这处故居,记者先后问了十多名村民,只有两人知道故居位置。名人故居,默默无名。

  近代名人旧居远未受到应有的重视

  昆明盘龙区政府斜对面,上一个坡势稍陡的菜地,过河径直往里走,便是梁思成和林徽因的旧居——中国建筑大师夫妇这辈子唯一亲自设计、建造的房子。林徽因曾在给友人的信中提到,由于生活窘迫,为修建这所住宅,“思成最后不得不为争取每一块木板、每一块砖乃至每一根钉子而奋斗”。

  附近社区服务处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梁林故居目前是私人财产,房屋的主人半年左右会回来打扫一次房子,连他们也很少见面。

  记者爬到附近的楼顶,一窥院中景色。只见旧居呈两排分布,白墙青瓦,窗棂小巧精致,靠西的据记载分别为主卧和客厅,多一间耳房是给金岳霖加盖的。由于长期无人居住,院内杂草丛生。

  网友涅复生热衷于用镜头记录昆明每一条老街小巷,当他无意间来到梁林旧居面前时,在感动的前一秒,不禁为旧居所在的位置感到尴尬。“四面都是城中村住房,旧居在中间就像一个被流浪汉包围的漂亮的女孩子。知道里头有故事,但是却永远触碰不到。”

  “为了保护好梁林故居,盘龙区文物部门实际上非常努力地在协调产权人,让产权人配合支持保护名人故居,但因为不具备全天开放的条件,而且还是私人产权,只能有组织地向社会开放。”昆明市相关负责同志说。

  被夹在宝云小学和晨曦小学中间的“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旧址,曾是傅斯年、李济、李方桂等著名学者进行学术研究的地方,而冯友兰也在这里完成了《贞元六书》的绝大部分写作,开创了新理学思想体系。如今,在离旧居百步之遥一个木材厂的轰隆声中,已看不出一点昔日“文化圣地”的影子。

  “由于历史原因造成了城市建设发展与名人故居相互依存的文化景观、生态环境不协调,整体风貌的完整性和原真性遭到了一定程度的破坏。”昆明市一位相关负责同志说。

  云南大学城市管理系副主任陈楠认为,由于对旧居文化内涵挖掘较少,加上人们“越古老的便越珍贵”想法的影响,近代名人旧居远未受到应有的重视。

  据云南师范大学教授余斌介绍,昆明北郊龙头村及附近的棕皮营、麦地村、司家营、落索坡附近,有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北京大学文科研究所、清华大学文科研究所、中国营造学社、中央博物院筹备处及北平研究院社会研究所的工作站等多处旧址,是当时的“文科中心”。

  如今,这段历史却鲜有人知。

  房子保住了,门该如何打开

  记者在朱自清旧居百米之隔的小学门口和门卫大叔打听旧居所在,大叔反问一句,“朱自清是干吗的?”

  方圆一里之内皆是拆迁之后的碎瓦砾,推土机和货车在旧居前跑来跑去,烟尘弥漫,在周围高层建筑映衬下,闻一多、朱自清旧居更显“孤单”。

  走访龙头街其他的故居,记者发现情况大同小异:私人所有,房门紧锁,不是周围在拆迁,就是没有规划的五六层住宅林立,唯一让它在周围环境中脱颖而出的,便是门口由文管所立的文物标牌。

  昆明市相关负责同志介绍,龙头街的名人故居将在城中村改造中原址保留下来并进行修缮,今后还将作为博物馆,但是这些故居属于私人产权,工作难度很大。“盘龙区文物部门从来都没有放弃努力,却常被误解。”

  “不懈努力,据理力争,内心充满辛酸却得不到社会理解。”一位知情者如此形容昆明市文博工作者。

  “昆明的大爷大妈每天都要找地方活动,而旧居能提供活动空间,有需求、有供给,政府在这中间还能做的事情有很多。”据云南大学旅游管理系陈飙介绍,昆明市文明街就有一些老房子改建为社区活动中心,“为什么旧居不给老百姓‘开门’呢?”

版权所有 (C) 2019 新旅游杂志社. 保留所有权利 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备案号:皖ICP备07003258号-1